__半岛空晴

双生[08]

[Otto]
接下来的几天,卞白贤都没有见到边伯贤。
见不到对于此时卞白贤来说是好事,因为他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那个人。
但是,为什么觉得少了些什么呢?
“啊!好烦!”用力的锤了一下桌子。
“艾玛白白你怎么了?”鹿晗紧张的问。
卞白贤看着吃鸡翅别的满嘴流油,手中还拿着没吃完的鸡翅的鹿晗,崩溃的摇摇头。
“噢,好吧...”说罢,继续吃。
“...”
果然不跟鹿晗说是正确的。
回到家,烦躁的在床上滚了两圈。
“啊!为什么这么烦啊!”把枕头盖在脸上。
过了一会,又猛地拿开。
“妈蛋!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!”
看见那件挂在衣柜外的外套。
“要不...明天去还给他?”卞白贤心想,然后瞬间把这个想法pass。
还是去?
算了,不去。
去吧?
去什么啊!
只是还衣服。
去什么啊!要上班呢!
然后,第二天,卞白贤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了边伯贤的公司门口,手里还拿着边伯贤的那件外套。
愤愤的盯着手机,想到刚才打电话给鹿晗,结果却说自己今天放假不在公司!
认命的走进去。
走到前台,对前台的人说:“你好,我找一下...边总裁。”
“请问你有预约么?”前台的人抬起头,然后一个踉跄,摔到了地上。
“...”果然被认错了么...
“没有预约。”决定忽视众人惊讶的目光。
“没有预约那您是不能见总裁的。如果您有急事可以去办理一下手续,然后来我这边登记就可以了。”摔到地上的那位小姐擦擦额头的冷汗说道。
“这么麻烦...算了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那麻烦你把这件衣服给...”话还没说完,就有人打断了他的话。
“白贤?”是边伯贤没错。
听到这个声音边伯贤就想跑,然后他也这样做了。
把衣服丢在前台那然后撒腿就跑。
但事实证明这不可能。
“放开我...”卞白贤挣扎。
“你是想跟我在这里谈,还是去我办公室。”边伯贤抓着卞白贤的手,淡淡的说道。
“去外面...”然后甩开边伯贤,径直往外走。
笑着叹了口气,追了上去。
然后...公司就炸了。
外面,卞白贤出去后一直都没有说话,边伯贤也不说话,一直看着低着头的卞白贤。
“我最近一直都在想你的事...”卞白贤突然出声说。终于看向了不想面对的人。
“嗯。”
“我本来不愿意想,但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,然后就睡不着了。”
边伯贤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他的呼吸有些浅,怕一不小心就会打断他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“ 我不知道自己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...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但我觉得...我其实也有点喜欢你...”
边伯贤伸手将他拥住,深深地闭了眼。那份如释重负是那么明显。一向懂得扬长避短、不动声色的男人此刻懒得再去藏匿心事,他本来就已经把自己的那份情愫清清楚楚的袒露给他看了,所以他一点都不介意承认自己之前的惶然和不安,“如果你一直都不接受我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幸好... 幸好。”
“你如果是骗我的怎么办?”卞白贤戳了戳边伯贤的后背。
“我对你而言,就没有足够的可信度,或者说安全感?”边伯贤失笑。
“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,怎么会舍得骗你呢?”这样煽情的话可谓是他平生头一次说。怀里的人被抱得更紧了。
“唔...”
被表白的人心里微妙的鼓动着,涌现出一股甜蜜。
摸摸卞白贤的头,将下巴抵在他的头上。闻着他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。
“伯贤...你公司的人很闲么...”卞白贤有些头疼的轻轻推开边伯贤。
“不理他们。”语毕,再白贤额前落下一吻。
“白贤...我不良善,但我绝不负你。”

双生[07]

[Sette]
“白贤,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。”
白贤,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。
白贤睁着眼睛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,神情有点怔怔的,脸也在慢慢的升温,这究竟是梦还是...他不确定,所以,万分颓丧。
边伯贤拿着红酒杯站在落地窗前。
今晚的举动,好像把他的乖顺的小猫咪给吓到了呢。
不过没关系,猫咪最终会回到他的主人那。
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第二天,由于卞白贤的心不在焉,险些把咖啡机炸了,为了保证他和其他人安全,店长决定让卞白贤先回家。
郁闷的背着包走到离咖啡店不远的公交站。低着头,踢着地上的碎石子。
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抬头。
对上了一双和自己一样的眼镜。
边伯贤的车在马路的另一边,他站在人行道上,静静的看着卞白贤。
卞白贤看见边伯贤,不自觉的,脸就红了起来。
连忙用手捂住脸。
幸好,这窘迫的场景没有持续很久,公交车一来,卞白贤就冲了上去。
“呵,没关系...”边伯贤看着公交车离开的方向,嘴角勾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

双生[06]

[Sei]
圣诞节过后,就到了一年中最忙的时候。
边伯贤已经连续好几天只睡五个小时了。也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卞白贤了。
“好像...有点想他了呢...”中午休息的时候,边伯贤坐在大大的办公椅上,自言自语道。
在不知不觉中,那个人好像已经慢慢的走进了他的心中。
卞白贤心不在焉的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,时不时轻轻的叹口气。
“怎么了白贤?看你一直都心不在焉的。”另一个人端着饭坐到了卞白贤对面。
卞白贤摇摇头,“不知道...就觉得心里面空空的...”
“心空空的?你不会是恋爱了吧!”
恋爱?!
“怎么可能啊。你别乱说。”卞白贤连忙否认。
是啊,怎么可能...那个人跟自己可是同一个性别啊...
听见了两人对话的几个女生都只是笑而不语。
傍晚的时候,客人多了起来,耳边的推门时响起的铃铛声和“欢迎光临”几乎没有停止过,卞白贤的脸已经快笑僵了。
转过身,把嘴角放下来,轻轻的揉了揉僵掉的脸,叹了口气。
“不想笑就不要笑了。”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包含着对卞白贤的关心。
转过身,看见来人很惊喜的说:“伯贤?你怎么来了?”
“我来找你吃饭啊,迟到的圣诞礼物。”边伯贤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。
“诶?那我去跟说一声,等我一下。”
边伯贤点点头。
随意的倚在吧台上,俊俏的脸引来了不少的目光。
刘海散落在额前,遮住了他勾人的下垂眼。
来找卞白贤的行为边伯贤自己都吓了一跳,不过是一闪而过的念头,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咖啡店的门口。
下车的时候笑着摇摇头,自己的行为竟有点像十五六岁冲动的小鬼。
“果然是喜欢上了么?”边伯贤笑着摇摇头。
“伯贤?”换好衣服出来的卞白贤看见摇头的边伯贤疑惑的叫了一声。
“你好了?”边伯贤抬头,看着现在面前的卞白贤有些出神。
卞白贤穿了一身的白色,边伯贤一身的黑色和他站在一起无疑成了最搭的情侣装。
“那我们走吧。”“嗯。”
两人并排着走出咖啡店。边伯贤比卞白贤高了一个头,两人这样走看起来与普通的情侣没什么区别。
“哎一古,两个人完全就是一对啊。”不知道那个服务员发出了一声赞叹。
“谁说白贤没恋爱的...这明明就是热恋啊...”中午和白贤说话的那个人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喃喃道。
伯白两人离开了咖啡店以后,在卞白贤的提议下去了汉江的某家饭店吃东西。
“唔...果然冬天的汉江还是挺冷的...”卞白贤将身上的衣服裹紧了许多。
边伯贤从车上拿下来一件外套,披在卞白贤身上。
“诶?伯贤谢谢噢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反正以后你都要穿我的衣服。
吃完饭后,边伯贤送卞白贤回去。
车子停在卞白贤家楼底下。
那天回家时,卞白贤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,他只记得,路灯的灯光透过车窗洒在自己身上,也洒在他的身上。

双生[05]

果然回到家就不记得码文了...
哈哈哈哈哈...






[Cinque]
下班后,卞白贤回到家,不怎么的就想到了边伯贤,那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。
明明自己没有兄弟,为什么会有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呢?
突然,鹿晗的话又蹦了出来:“和我们总裁长的一模一样!”
总裁...总裁...
这么说他是和韩国最大的财经集团的总裁撞脸了?然后昨天还不小心上了他的车?然后被他送回去了?今天还让他喝了自己做的咖啡?
完!了!
这是卞白贤此时唯一的想法。
脑中突然出现了关于自己的一百种死法。
甩甩头,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给鹿晗打了个电话。
“鹿鹿...我跟你说件事啊...就是...”然后卞白贤就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跟鹿晗详细的说了一遍。
“噗!”电话那头的鹿晗听了之后嘴里的汤全部喷了出来。“你说什么?!我的天呐!卞白贤你走狗屎运啊!我们公司多少人做梦都想有这样的机遇!结果被你碰上了!”
“我靠,鹿晗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我的关注点啊!”卞白贤对于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小伙伴表示很怀疑,“我是问你,你总裁会不会因为这几件事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?”
“你把我们总裁想的太恐怖了。肯定不会的。要是有事你现在应该就不能打电话给我了。还有啊,你这个用词会让我多想啊,你看啊...”无视好友说的废话,得到了自己的答案,然后就把电话挂了。
不过也是,别人是财经集团的总裁,而自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服务员,天和地之间的差别。

双生[04]

[Quattro]
第二天是圣诞节,整个韩国都被红色和绿色装饰着。
大大小小的店铺里外都摆着圣诞树,上面挂着各种小小的装饰品。
没有让司机跟着自己,开车,来到了卞白贤工作咖啡店,推门走了进去。
挂在门上的铃铛随着门口打开响了一声。
“欢迎光临!”女服务员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走到一个角落的位置,点好东西以后,便撑着下巴,慵懒的看着店内的情况。
吧台的人忽然多了起来,还时不时的往自己的方向看一眼。
很惊讶么。呵!
不屑的撇了一眼。
吧台的一个服务员叫来正在忙着做咖啡的白贤,问他:“白贤你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双胞胎啊?”
“嗯?”白贤没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“刚刚有个客人跟你长的一模一样诶!喏,就是三号桌的客人。”
白贤朝三号桌的方向看去,刚好与边伯贤转回来视线相对。
愣了一下,然后朝边伯贤开心的挥了挥手,边伯贤则是回了一个懒懒的微笑。
这一笑让所有看到的人心动不已。
“白贤白贤!你看他笑了!好帅!”
“白贤白贤!你跟他认识啊!求介绍!”
卞白贤决定无视这些花痴,拿起送来的订单,找到标有“3号桌”的那张,然后把刚才做了一半的摩卡给了另外一个做咖啡的人。
做好边伯贤的蓝山,绕过还在犯花痴的人,超边伯贤的位置走去。
“你的咖啡。”
“谢谢。”
卞白贤在边伯贤的对面坐下。
“看看我的手艺也么样。”很期待的对边伯贤说。
笑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“很好喝。”边伯贤点点头。
“是吧是吧!蓝山是我最拿手的!”得到肯定的卞白贤显得很开心。
“昨天真的太谢谢你了!不然我可能又要旷工了。”卞白贤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。
“呵呵,没事的。”边伯贤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。
“对了,我叫卞白贤,你呢?”
“边伯贤。”
“没想到我们长的一样名字也很像呢!”
“是啊。”边伯贤点点头。
脸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。
“叫你伯贤应该可以吧?”白贤问道。
伯贤点点头。
“伯贤我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诶,你应该多笑笑!”虽然不笑也很帅。
笑?对于这个字边伯贤觉得很惊讶。
自己笑了么?
好像从有记忆开始,自己就没有笑过。
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各种学习。
小时候是没有时间笑,到后来是觉得没有必要。
没有必要为了谁而笑,也没有必要为了什么事情而笑。
果然卞白贤的出现是个意外呢。
惊喜的意外。
“白贤快过来帮忙!”远处传来的声音。
“来了!”卞白贤应了一声。
“那我先过去了。有什么事你按铃铛就好了!”白贤对边伯贤说。
“好,你去吧。”
三十分钟后,边伯贤收到了秘书打来的电话,要他马上回一趟公司。跟一直在吧台忙的卞白贤说了一声然后就离开了。
这三十分钟内他一直看着卞白贤。
看着他安静的做咖啡,然后按铃。
时不时抬起头和候在吧台的服务员们说说话,然后再笑一笑。
不知道为什么,边伯贤看见卞白贤笑,就会不自觉的跟着笑。心里被填的满满的。
这大概是二十多年来边伯贤第一次过这样特别的圣诞节了吧。
晚上回到别墅,房间里开着暖气。
披着外套,赤脚站在纯白的羊毛地毯上,看着窗外闪烁着的霓虹灯。
玻璃反射出自己的样子。
扯了扯嘴角。
果然还是不适合笑啊。边伯贤心想。
“伯贤我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诶!你应该多笑笑。”
卞白贤的话出现在脑中。
笑么?可能只有对着你才能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吧。
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在心中窜动。
有些烦躁的揉揉自己的头发。
走到沙发坐下,将脚交叉搭在茶几上,左手遮住眼睛。
“妈的,想要他。”
简洁明了的一句话说明了边伯贤烦躁的缘由。
边伯贤不知道,这种感觉,叫做喜欢。

双生[03]

[Tre]
边伯贤觉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。
如果不是病了,又怎么会在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问鹿晗那个人的名字。
原来那个人叫卞白贤。
边伯贤,卞白贤,连名字都那么像。
现在在一家咖啡店打工。
这是从鹿晗那里得来的消息。
下班以后去到了那家咖啡店。
没想到车子停稳后,刚打开车门,还没来得及出去,一个人就钻了进来,顺带关上了车门。
“开车开车!”可能是两人声音太像了吧,司机竟然乖乖的开车了。
边伯贤皱着眉头看着这位不速之客,不仅钻进了自己的车子,还对自己的司机下命令?
“停车。”声音与刚才在很像,却更加的有威严。
卞白贤听见这个声音缩缩脑袋,刚刚只忙着躲人去了,根本没注意其他的。
司机被这个声音吓得立马停了下来。
这才是边伯贤的声音。
透过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。
竟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后座坐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。
边伯贤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,他有很严重的洁癖。不喜欢陌生人碰自己的任何东西。
似乎是感觉到了身旁的人的怒气,卞白贤转过身,低着头对身旁的人说:“先生对不起,刚才是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才会钻进您的车的。真的很抱歉。”
边伯贤听了之后更生气了,实在没有办法?把他这里当做避难所了么?
不过在看清面前的人的时候怒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。反而还有点庆幸今天来了这。
卞白贤说完话以后发现面前的人一点动静也没有,原来燃烧的怒气似乎也没有了,鼓起勇气,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睛,看了一眼到现在为止只说过一句话的那个人。
看了一眼,猛地往后弹了一下。
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脑中突然闪过鹿晗恨自己说的:“我们总裁真的跟你长的一模一样。”
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面前的人。
那个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,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。只要在他的周围就会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包围着你。
边伯贤看着面前的人的表情变化,面上没有表情。心里却是强忍着想伸手揉一揉他的脑袋的冲动。
“你说你是没有办法才上了我的车。怎么?我这里是避难所么?”边伯贤微微皱眉的看着卞白贤。
还在震惊中的卞白贤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边伯贤在跟自己说话,连忙回答:“对...对不起...”
“算了。你刚刚从××路过来。我送你回去。”
卞白贤很惊讶这样一个人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,“谢谢...”
让司机调头回去。
边伯贤用手撑着头,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卞白贤就一直看着边伯贤。
虽然不知道卞白贤为什么看着自己,既然他想看,边伯贤就当没看到,让他看好了。
回到原来卞白贤上车的位置。
“麻烦你了...”不好意思的跟边伯贤道谢。
边伯贤微微点头。
看着卞白贤下了车, 警惕的看了周围一眼,似乎是没有发现什么危险,然后飞快的跑向工作的咖啡店。
司机发动了车子。
他看见卞白贤站在店里面面带歉意的笑着跟其他人说话。
他笑起来很好看。
卞白贤的出现,对于边伯贤来说是个意外。
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意外。

双生[02]

[Secondo]
再次见到他是平安夜那天了。
那天很冷,每年韩国的冬天都是如此。
边伯贤坐在车后座,路上的红灯亮起。
习惯性的看向窗外。
又看到了他。
他围着一条大大的红色的针织围巾,小半个脸埋在围巾中。本就不大的脸显得更小了。
他在等公交车。
边伯贤让司机在路边把车停了下来,然后静静的看着他。
天空又飘起了雪花。
雪花落在他红色的围巾上,黑色的呢子大衣上。
哈了一口气出来,看着白色的气笑了起来。
幼稚。
这是边伯贤心中的想法。嘴角却不自觉的勾了起来。
看着他搓了搓快要冻僵的手,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手放进被围巾包裹着的脖子上,然后打了个寒颤。
边伯贤小声地笑了出来。
公交车来了,他排在队伍的最后面,明明看到前面有几个人插队,却还是什么都不说,等所有人都上了车才上去。
公交车开走后边伯贤才让司机发动车子开往别墅。

双生

[UN]
边伯贤第一次见到那个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是在公司门口。
那时候他正从公司出来。
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助理鹿晗跟一个人在说话。
好像还挺开心的。
因为是休息时间,所以边伯贤也没打算过去说什么。无奈,鹿晗声音太大,经过两人的时候还是听见了鹿晗的话:“白白,你真的不是我们总裁的双胞胎弟弟么?你们真的长的一模一样啊。”
一模一样?这让边伯贤很是吃惊。
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,更别说人了。
“我说鹿晗,我每次来找你,你都跟我说这句话,你不烦啊?小心被你上司听见你就完了。”少年的声音异常的好听。在炎热的夏天竟有凉爽人心的作用,
嗤笑一声,只当鹿晗的话是在开玩笑,随后便坐进了早已停在公司门口的加长林肯里。
在经过鹿晗两人的时候却还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那个鹿晗说的,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。
这世上真的有一样的人么?
呵。有又怎么样,不过是一个入不了眼的东西罢了。
边伯贤很骄傲,也很高傲。
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有资格。
—————封—————